包星魚丸

在贱虫 锤基 盾冬的墙头爬来爬去

【贱虫】I’m trying to tell you

西边的太阳无力地送出自己最后一点温暖,留恋地看着自己照耀过的世界,不舍地退了下去。Wade艰难地从一堆由报废的警车组成的废墟中爬了出来,他跨过那些扭曲的尸体,从自己皱巴巴的衣服中掏出手机,他刚输完一串数字后似乎想到了什么,默默地又将它们删去,随机将手机放回了口袋。他的眼中因为不远处破旧的电话亭而闪过一道光。幸好移动电话的狂热还没危急这里,韦德一边讥讽的想着一边走向那个充满希望的电话亭。他一遍一遍的输着那串自己永远不会忘的数字,在漫长的等待中,想起了当初自己和他初遇的场景。

那也是一个黄昏,刚结束一份雇佣工作的Wade无目地的走在纽约的一个角落。“住手!你们不可以这样,这是不对的!”韦德被一个小巷里传出的对话引起了兴趣,他慢慢地走了过去,本以为可以看到一个正义感十足的家伙痛殴一群坏蛋的场景,却看到那个正义的家伙被推搡到了墙上,将要接受一场来自小混混的报复。好吧,难得今天自己心情不错。Wade思考了一秒后变决定帮助那个正义感泛滥的小鬼。


“刚才多谢你的帮助了,大叔。我叫peter,是一名高中生。”peter坐在酒吧里一边喝着Wade为自己点的饮料一边做着自我介绍,那双小鹿似的眼睛发光地看着Wade手臂上饱满的肌肉。“Wade.”Wade简短的介绍看似成功地阻止了Peter滔滔不绝的对话。然而,Peter愣了一秒后又打开了话匣子。“哇,大叔,你的肌肉好棒啊,这是怎么做到的!”“wade,这是我的名字。”wade无奈地喝了一口酒,想起方才Peter差点要被招待的场景,忍不住问道:“你不会打架吧。那你怎么还敢说那些话,小鬼,你不会在学校里也是这样吧?” Peter没想到Wade会问他这些,默默低头喝了一口饮料,低声回答“对啊,但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,我们不应该积极地去阻止嘛,反正我在学校里也被欺负惯了,打一顿。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 果然和自己想到差不多,Wade对此在心里翻了一个大白眼。默默地对Peter的这种行为抱着鄙夷的态度,但看到他那双微红但又固执的眼睛时,Wade感觉自己心里的某一个角落被狠狠地撞了一下。


酒吧一别后,Wade 开始留意起纽约的每一个角落。不出他所料,Peter每天都可以遇上这种事。在又一次以偶遇为借口解决掉找Peter麻烦的人之后,Wade终于和这个小鬼互换了电话。从此,雇佣兵Wade又多了一项和Peter一起吃墨西哥卷的日常工作。在自己温柔地为小鬼擦去留在嘴角的酱汁时,Wade终于感受到了自己的改变,他恋爱了,他爱上了一个正义感十足的小鬼,爱上了一个总是为别人考虑不顾自己的笨蛋。Wade充满爱意的看着还不知道自己心意的小鬼,暗暗地做了一个决定。


没错,Wade是一个行动派,在他发现自己对Peter的爱意后,他就决定快点结束自己雇佣兵生涯,早点找一份安稳的工作,然后慢慢地让那个小鬼明白自己的心意,再爱上自己。可惜。可惜自己接的最后一笔任务并不是想之前接过的那么简单。这次还牵扯到了政界的那些胆小鬼。而这些,也竟然是在自己执行过程中才发现的。但若是雇主一开始就表明了,自己也会不接不是吗。Wade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当时对最后一单的急切,竟然急切到了不进行深入调查就答应的地步。


“喂?我是Peter。请问你是谁?”听筒的那边传来了Peter疑惑的声音。也对,任谁都会对一个陌生号码产生警惕,更有甚者会拒绝接听。但是,他的Peter不会,这个小鬼总是不会拒绝任何人的求助,包括陌生来电。Wade宠溺地勾了勾嘴角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“Hello?你还在吗?请问你有什么事吗?”Peter耐心地再一次问着。“是我,Peter。”终于被唤回神智的Wade温柔地回答着他的天使,“我想 我有一件事情需要让你知道。” “Wade? 你怎么换号码了?不对啊,这不是。。。”“Peter ”Wade不由得中止了Peter的提问时间,“ 听好了,我的小鬼,我不知道我之前是否说过类似的话,但这一次,Peter,我,我喜欢你。你,你喜欢我吗?”Wade忐忑地等着那个似乎可以决定他生死的回答。当他听到Peter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啦的时候,他知道他的小笨蛋又一次理解错了他的意思。不过这样也好,Wade安慰着自己,第一次主动挂了Peter的电话。


Wade慢慢地走出了电话亭,回到了那堆废墟中,无声的将一切证明自己的物件堆在了一起,然后掏出了摩挲了很久的打火机,一把将它扔了进去。打火机的火焰在接触到这些物件的一瞬间兴奋起来,开心地吞噬着打破Wade幸福梦的所有罪魁祸首。Wade默默地看来一会,下定决心般地转身,朝着纽约的反方向离去。

 


评论
热度 ( 15 )

© 包星魚丸 | Powered by LOFTER